华科大硕士坠楼身亡 校方:暂停导师招收研究生
发表时间:2019-10-07 作者:211大学网

【侨报讯】 湖北武汉华中科技大学(下称“华科大”)16级研究生陈生(化名)2日在校内坠楼身亡。在其生前发布的一篇名为《狗血的研究生生涯》的文章中,陈生称自己在华科大读研期间遭到其导师的不公正对待。对此,华科大12日在其官网发布校方通报。

通报称,事件发生后,学校已暂停相关导师的研究生教学、指导工作。

经校方调查,涉事导师曾安排该生到有校企合作项目的企业实习实践。导师按照培养方案对该生进行指导,并要求其每周汇报进展情况,但对该生在学业中出现的困难帮扶不够,对其思想波动主动关心不足。

依据相关规定,决定停止导师徐某某研究生招生资格两年,对团队负责人石某进行批评教育。

据悉,陈生发布的文章记录了其自2016年8月到2019年6月,就读华科大期间印象最深的人和事。其中包括导师对其任务安排、干预阻挠其奖学金评定、公司实习、校招与论文答辩等细节。

从“老师”到“老板”:师生关系变成雇佣关系?

在中国高校,研究生、博士生因学术压力、师生关系畸形而跳楼自杀的案例频发。此次研究生坠楼事件再次引起了社会对高校师生关系的反思。

新华网此前报道,“读研期间,一大半时间都用来给导师打工了。”王洋(化名)是一名211高校硕士研究生。她刚进入师门,就被导师安排去给修读第二专业课程的同学上课,作业批改也由她一人完成。

当上了“老师”,王洋却没有得到老师的待遇:“学校的二专教学任务是有课时费的,但是导师从来没提过钱的事,我只能‘被义务劳动’了。”

王洋的遭遇并非孤例,付出和收益不成正比让不少研究生产生“被剥夺感”,认为自己沦为了廉价劳动力甚至免费劳动力。北京某科研院所在读博士方杰(化名)坦言:“导师的一个课题经费有300万元,但是几名学生加起来的收益却不过数万元。”

方杰说,他的一位师弟在读研期间,曾被导师介绍到一家软件公司工作,“师弟每月干价值一万元的活儿,却只拿一千元的工资,还被导师‘雁过拔毛’克扣了500块”。

学生给导师干活、打杂,甚至成为“贴身小秘书”,占用了大量时间和精力。方杰说,有的导师为了把学生留在身边干活儿,甚至故意让学生延迟毕业。“一方面担心毕不了业,一方面担心毕业找不到工作,非常焦虑。”

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赵勤认为,现在一些研究生称呼导师为“老板”,将读书称为“打工”,称呼的变化折射出部分导师把学生当成了廉价劳动力甚至工具的现实问题。师生关系异化为雇佣关系,既是对教育本质的违背,也是对学生合法权利的侵犯。

从学术到生活:导师与学生的“难舍难分”

据报道,相对于人文学科,理工领域研究生对导师的依赖程度会更高。很多研究生进入实验室,享有导师提供的课题、实验设备和资金支持,也为导师完成大量基础性工作。

在方杰看来,没有导师,也就没有如此优厚的学习环境。实验室的内涵往往超越了有形的空间,也共享了很多规则、理念和工作生活习惯,甚至形成一种“实验室文化”。

与实验室的“过度亲密”也给方杰带来了烦恼。“有时导师布置的任务量大,每天一早就进实验室,出来的时候已经到深夜11点,遇上导师出差也全程陪伴,基本上没什么自主时间做别的事情,谈恋爱也够呛。”

而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助理教授徐葳表示,自己做了不少“杂活儿”,做“杂活儿”的效率和专业程度也成为知识体系的重要组成,没有这些技能,也就无法开展所谓“高大上”的科研工作。

除了学术合作,与导师的“共同生活”似乎成为部分研究生的日常。微博搜索“给导师取快递”“给导师带孩子”,可以得到数百条检索结果,其中大部分是学生的吐槽。一名在北京高校就读的博士诉苦说,自己被导师“委以重任”,为装修导师的新居忙活了大半年。

“和导师相处起来心理压力真不小,刚开始挺不适应的。”江苏一所985高校的博士研究生黄明(化名)说,导师经常组织一些与学术无关的活动,有时不想参加,但又担心与导师产生摩擦和隔阂,大部分时候还是选择了响应“号召”。

赵勤认为,理想的师生关系应该是融洽、和睦的,但如果相互交往超过了一定界限,公私不分、学术和生活不分,则会给双方带来不良影响。

从界限到师德:让教育回到“培养人”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