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科毕业后的「高考循环」
发表时间:2022-11-24 作者:211大学网

「学两门以上技能,可以消除失业恐惧感」

刘玉成,41岁,华东地区某县,原音乐教师

两年前,在获得本科学历近20年后,我又考入专科学针灸推拿。如果再选一次,我不会重新高考。

我社交圈都是搞音乐的朋友,当时只能上网了解医学,发现有不少人想转到这个行业。也看到过零零散散劝阻的声音,说学医有门槛。但我就觉得,以我的韧性,加倍学习肯定能行。

刚入学的时候,我心怀愿景,想着走出校门能是一个专业过硬的医生。很快,我发现专业知识浩如烟海,十几门课都很艰深。每天上课都像走马观灯一样,来不及理解,还要背。第二学期就跟班里很多人一样,挂了病理学。

以前我听人家说学医很辛苦,我还不信,会觉得别人是不是不够勤奋?没能每天早晨5点起床学习?重读之后我才发现,年近四十,精力不够用了。书还没看10分钟就犯困,趴下就睡着了,醒来看过的全忘了。

在这之前,我在一所中职学校做了十几年音乐教师。那是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我是合同制,每个月领2400块工资,每天把几乎同样内容的课,给这个班上完下个班上,摞煤球一样,没什么上升空间。

2021年,我从学校辞了职,在老家全身心地经营起一家琴行,卖乐器,也授课。2021年4月底,我在群里看到别人发了一条链接。那人说,如果谁家有适龄的孩子,考不上重点本科,走定向生也是一条出路。

我在链接里报了名,后来了解到“定向生”中只有两个专业——临床医学和中医学,是全免政策,三年制专科,不用像普通的医学生一样读5年。毕业后规培两年,国家还给发工资,会被安排到乡镇卫生院或者村卫生室,保证年薪不低于7万,好的话可能有10多万。我当时想,这也相当于进了体制,旱涝保收,稳定。

当时,全国疫情刚开始,我所在的县城封控4个月,开始每天待在家里,琴行的卷闸门锁着,没有任何收入,每月2600左右的房租依然要缴。家里的经济来源全靠我,琴行开着的时候,平均每个月能赚5000左右。

我师范毕业后就分配到学校里当老师,后来觉得社会认可度也没多高。七八年前,我有想过再读一些书,多学一些技术。九十年代我十几岁,见过下岗潮,就觉得学两门以上的技能,可以消除失业恐惧感。但想着自己已经上过大学,又觉得没必要,家里还有老人,孩子也要培养,抛家舍业不现实。

医学看上去前景稳定,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报了名,一个月后就考试。与以前高考不同,我不再有课堂的环境和时间。当年高考时计算机专业很火,我也想过学那个,但毕竟是音乐特长生,就考到本省一所师范学校学音乐。

这次,自己在网上打印了一些资料,弄明白各科的题型,以及如何合分。那些知识多年不接触,我比较果断地放弃了英语和数学,就看了看语文。最后考了132分(满分300分),超过省招考线12分,但没考上定向生。

原本我打算信命了,招生的老师给我打来电话,说我过了省考和校考,可以调剂到同为国控专业(注:高校需经教育部审批而开设的专业)的针灸推拿。尽管心里有落差,我当时想,既然是国控专业,毕业后还能考执业医师证,也越熬越有资历。医学是个有门槛的技术,不可替代性强,就去读吧。

我退掉了门面,关掉琴行,把乐器都拉回了家。这十几天里,还是会有犹豫。我儿子上小学,家里每个月开支也要4000多块。去读书的话,意味着我长时间只出不进,吃老本。但人生难免有再一次踏入校门的机会,总比因为疫情整天在家里锁着门过日子强。最终,我这样说服自己。

我过上了跟过去完全不同的生活——几乎每个周一早晨,4点闹钟一响就起床,开车走高速,7点半左右到达几百公里外的学校,赶着8点上课,周五晚上再回家。每周一个来回,单程4个多小时。

这两年,孩子送到他姥姥家,周末再接回来,给他洗洗澡什么的,他还小,不懂我去干嘛。身边的人,除了父亲,连爱人都不知道我去读书了。偶尔家里有事找我,我就跟辅导员请假,开车赶回来,不过这样的情况不多。

入学那年,我39岁。如果在十几岁的时候,说要上学,别人支持你;当你40岁再做这件事,会觉得别人在看笑话。有时候饭局上,朋友多数是搞音乐的,听说我去学医了,脸上会表露出不屑的神情。后来有人找我去喝闲酒,我就说到外边有业务。慢慢地,人家也就不再找你了。

我明年毕业,一年后要再考助理医师证,如果顺利的话,满两年再考执业医师。这个过关率很低,有很多人七八年甚至更久。如果没考这些证,就没有处方权,只能在医疗单位或者私人门诊从事一些医生的辅助工作,每月收入也就两三千。这些我在重新高考前是不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