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的内地女大学生:香港已被“伪民意”绑架
发表时间:2019-12-29 作者:211大学网

  今天,有理儿哥收到一份在港内地女大学生的投稿,主要谈了谈她在香港大学三年时间特别是“反修例”暴乱以来的所见所闻所感。内容较长,不过值得慢慢品读。再次感谢女同学投稿。

  我是一名香港大学内地生,今年大三,高考的时候,我是以全校第三的成绩考上了香港大学(港大),本来按照爸妈的意思,觉得一个女孩子还是不要走的太远,想让我报考北京大学或人民大学。

  但爸妈不知道的是,很小的时候他们带我去的那次香港,让我对香港有了特殊的情愫。从小学到中学,我一直关注香港的一切,特别是很钟情于香港过去的那些经典的歌曲和影视剧。我听的是杨千嬅、陈奕迅、Beyond,回看了不知多少遍张曼玉的《花样年华》和《甜蜜蜜》,甚至作为女生,男生最爱的《古惑仔》我也一集没落,从“猛龙过江”到“洪兴十三妹”,我爱上了黎姿的“小结巴”和拽拽的“山鸡哥”……

  虽然内地的发展日新月异,也有很多高楼拔地而起,但“东方之珠”的独特魅力仍让我这个来自三线小城的姑娘充满向往。从上高中开始,我就下定决心,要考去香港读书。在报考的时候我选择了香港大学的社会科学院。

  在我的坚持下,父母最终依了我。三年时间,我在这个早于内地发展几十年的“钢筋水泥”的城市里,经历了从满怀欣喜到充满疑惑、再到孤独害怕的心历路程。我有时候很想跟爸妈说“我想回家”,却从未说出口,就像很流行的那句话——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初到大学充满了新奇,除了之前的学费,我交出的第一笔钱就是学生会年费。

  了解后才知道,学生会的会费是强制缴纳的,被称为“必然会费”。我最初就没有交,从那以后经常会收到学生会的催款邮件,且发现如不缴费脱离学生会,我可能丢掉一大半的校园生活。因为学生会管辖着院会及学术协会、舍堂学生会等五大类一百多个属会,囊括了校园生活的方方面面。

  一段时间后我明显的感觉到,香港大学内对学生身份自动分出了“三六九等”,外国学生比较受欢迎,其次是香港本地学生,而内地来的学生容易受到排挤。

  倒不是因为内地同学内向或沟通有问题,根本原因就是“身份”,所以内地的学生与港生间交流不多,各玩各的。不过这也让大家专心于学习,内地的同学成绩一般都很好。

  还有一个小细节,内地的同学都讲普通话,但港生与我们交流时很少讲,有的甚至装作听不懂,他们更喜欢说英语,就算讲粤语也夹杂不少英语。

  有人会说这只是语言习惯,但绝对不是,你能明显感觉到他们认为英语是显示贵族身份的、是高级的。所以,他们从语言沟通上就要与我们切割开来。

  大学只是社会的缩影。与香港人之间有限的交流中,言语之间能感觉到,他们对香港的自由民主有优越感,经常也质疑国内的各种问题,内地在他们眼里完全不够透明开放。

  我17年来这里,已经非常明显感觉到了香港与内地人之间不和谐的关系了。慢慢的我学会了小心翼翼,深怕自己会“做错”什么而“得罪”身边的香港人,怕受人白眼。原来的那些向往早已不再,有时候会感觉自己“身处孤岛”……

  讲的有点没条理了,还是说说这次大家关注的“反送中”吧。

  这次港大有很多同学上街,学生会也充当了组织者,每次上街,本地的港生都能知道,但不会通知内地学生。港大学生会的人数不多,他们都一直宣称是“代表香港大学所有学生”,年龄不大就已懂得“绑架民意”。学校里的一些港生不满内地学生成绩好又拿奖学金,所以会利用学生会在校内折腾‘民主自由’,制造对立。

  “反送中”以来,我们更是很难安静学习的了……爸妈每天都在打电话问我“有没有人欺负你?”嘱咐我“别跟他们一起闹,一定离他们远点”。我跟爸妈一直说学校里根本没事……但这当然是谎话,我不想让他们担心。

  实际上,之前的几个月,学校里“反送中”氛围异常浓厚,近段时间才缓和了一些。港生每周末都会上街去参加活动,回到学校还会吼一吼,喊喊口号,而且口号一直在变。最开始主要喊“反修例”,而后又变成“反黑警”、“反暴政”。

  校内随处可见“连侬墙”,大大小小的手绘或印刷的海报和标语贴满了学校的墙壁,内容基本也是“民主自由”、“五大诉求”、“黑警”、“暴政”等,其实也没什么人看。学校内也有个“撑警墙”,但只有特别小的一块,而且海报经常被人撕掉或涂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