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建军节 听一听这位南开学子的从军报国故事
发表时间:2021-08-01 作者:211大学网

在八一建军节来临前夕,曾两次收到习近平总书记回信勉励的南开学子阿斯哈尔·努尔太再次被媒体聚焦。从天山脚下到渤海之滨,从书香校园到火热军营,阿斯哈尔在四年的时间里完成了从一名普通学子到钢铁战士的蜕变。今年大学毕业的他报名参加了武警部队直招军官选拔,准备再次回到军营守护祖国山河,在部队继续淬炼青春本色。
近日,天津广播、天津日报、今晚报、津云等媒体对阿斯哈尔·努尔太的近况进行了追踪报道。
长大后,他也成了“儿时无法原谅”的那个人
父亲变成了照片
嘉娜提的眼泪始终和儿子阿斯哈尔·努尔太交织在一起。
阿斯哈尔第一次对嘉娜提的眼泪有记忆是2岁,那是刚学会走路的年纪。母亲的撕心裂肺让阿斯哈尔睁大了惊恐的双眼,他听母亲一直重复着一句话:“你父亲去世了,你父亲去世了。”
这个画面成了他一生中第一个,也是最难抹掉的记忆点。
1998年6月26日,新疆伊犁地区公安局刑侦科民警、时年29岁的努尔太·艾尼瓦尔别克在执行缉捕偷运武器犯罪分子的战斗任务中壮烈牺牲。

八一建军节 听一听这位南开学子的从军报国故事

牺牲的前一天晚上,努尔太·艾尼瓦尔别克在家做了晚饭,等妻子嘉娜提下班,一家人吃完饭,要值夜班的努尔太·艾尼瓦尔别克刚准备出门,2岁的阿斯哈尔突然开始啼哭:“他平时从来都不找他爸爸,那天就是不让他爸爸走,我当时还奇怪,”嘉娜提到现在都记得那天晚上的场景。6月正是伊犁杏子丰收的季节,为了哄好儿子,一家三口跑到街上买了杏子吃,努尔太·艾尼瓦尔别克才匆匆离去。
阿斯哈尔再见到父亲,就是墙上的那张黑白照片。
慢慢长大的日子里,家里人总会指着照片告诉他“那是爸爸”。小学二年级的一天,语文老师布置作业,以“我的爸爸”为题写一篇作文,阿斯哈尔写的就是那张黑白照片,“他老师给我打电话说这篇作文发表在报纸上,还得了奖,我仔细看了看他写的,他不知道人死了以后不回来,还在等着他爸爸回来呢。”嘉娜提佯装和儿子吃醋:“你2岁以后就没见过你爸爸,还写这么好,天天都是我带你,为啥没把我写进去?当时他就不吭气,笑了笑。”
再后来,阿斯哈尔发现,放学的时候都是母亲蹬着自行车在校门口等他,可别的同学都是父母一起:“不公平,为什么我没有爸爸?”他的性格随了父亲的内向,并且从很小就明白母亲不容易,为了不惹母亲伤心,很多话他都闷在心里,偶尔会和小姨讲讲。
阿斯哈尔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没能理解,甚至没能原谅父亲——在他选择牺牲的那一刻,母亲和我仿佛不曾出现在他的选项中。”
第一次顶撞母亲
除了父亲,阿斯哈尔的爷爷、舅舅也都是武警,在这样一个家庭中经受洗礼,阿斯哈尔从骨子里就热爱那身军装。识字多了,他从报纸上的相关报道里认识父亲,虽然对父亲的误解没有解开,但又萌生了想追随父亲的想法,尤其是成为一名反恐武警,可他的热爱也是嘉娜提最大的心事:“我儿子再有万一,我该怎么办?”
高考填志愿时,阿斯哈尔曾试探性地想要填报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意料之中地遭到了嘉娜提的强烈反对。他不愿伤害母亲,把志愿改报为南开大学法学院,但心里的火花始终没有熄灭。
大二第一学期,按照天津市征兵办统一要求,南开大学法学院辅导员周敬文向同学们宣讲了大学生参军入伍政策,阿斯哈尔觉得,这也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可以当兵的机会。
想当兵,还得过母亲这关。距离网上报名截止日期还有2天,正是暑假在家,苦思冥想好几天的阿斯哈尔面对面和母亲谈,告诉她国家有政策,去了部队会保留学籍,回来可以继续念书,可嘉娜提还是一下就急了,这一次,阿斯哈尔没忍住:“你不要干涉我的选择!”说完这句话他就后悔不该这样伤害她,但看着泪流满面的母亲,阿斯哈尔也没有道歉:“她不一定是对的,我也不一定是错的,我不能一直生活在母亲的保护下。”
嘉娜提哭了一夜,想了一夜:“他长大了,现在有自己的想法啦,既然他自己决定了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我不能太自私。”

八一建军节 听一听这位南开学子的从军报国故事

2021年,阿斯哈尔·努尔太等八名南开大学学子在参军入伍前集体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信表达从军报国的决心和志向,当年9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给他们回信,肯定了他们携笔从戎、报效国家的行为,希望他们把爱国之心化为报国之行,把热血挥洒在实现强军梦的伟大实践之中,在军队这个大舞台上施展才华,在军营这个大熔炉里淬炼成钢,书写绚烂、无悔的青春篇章。
看到这个消息,嘉娜提举着手机欢欣鼓舞地和同事们分享,而阿斯哈尔已经进入新兵连,带着总书记的嘱托,开始了他梦寐以求的军旅生活。
“突然理解了父亲的抉择”
刚到部队,阿斯哈尔的心情简直可以用“失望”来形容。
“我是以大学生的身份来的,不是应该做点运筹帷幄的事吗?天天就是叠被子、跑步、扫厕所,有点屈才的感觉。”
阿斯哈尔本身就热爱体育运动,在南开大学是法学院足球队、篮球队的主力,论体能训练,他比其他新兵稍好一些,但叠被子这事,他练了整整一年。

八一建军节 听一听这位南开学子的从军报国故事

日复一日看似枯燥乏味的军旅生活,让阿斯哈尔慢慢意识到,这是在磨练他的意志,遵守纪律、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也是“淬炼成钢”的第一步。
习近平总书记的回信让阿斯哈尔在新兵连广受关注,也让他倍感压力。最初的训练并不如意,由于上肢力量弱,单双杆成绩不佳,部队组织实弹射击,第一次夜间射击全部脱靶。为此,阿斯哈尔横下决心,一边加练,一边减重,三个月新兵连结束时,他从160斤减到了140斤,夜间射击考核成绩优秀,还在3000米长跑中战胜了从军12年的老班长。

八一建军节 听一听这位南开学子的从军报国故事

新兵连结束后,阿斯哈尔主动申请加入特战中队。在参加第一次魔鬼周训练时,负重30公斤的阿斯哈尔,需要完成30公里长途奔袭,临近终点几近晕倒。但参加第二次魔鬼周集训时,他已经成为了一名合格的特战队员。虽然中队长建议他去做狙击手,但他主动提出要去担任更危险的排爆兵:“排爆兵需要冷静、细心,还要多一点担当、挑战,我选择参军,选择的就是这种挑战。”
在部队的淬炼让阿斯哈尔从一名大学生蜕变成一名真正的战士,也更加坚定了他加入党组织的想法。2021年5月4日,阿斯哈尔正式向队里递交了入党申请书:“选择在部队入党,选择五四青年节这天申请入党,对我来说都是特殊的仪式感。”
2021年7月,淮河流域发生汛情,阿斯哈尔所在的部队接到命令:全面备战抗洪。阿斯哈尔摩拳擦掌,训练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冲锋陷阵了!但在发车前,阿斯哈尔发现他的名字并未列在其中,他迅速写了一份请战书,递交给中队指导员,终于被加在了抗洪名单里。

八一建军节 听一听这位南开学子的从军报国故事

也正是这封请战书,让阿斯哈尔彻底理解了父亲当年的选择:“危险真正来临的那一瞬间,我自己发自内心地想冲锋陷阵,想救人民于水火,也就在递交请战书的那一刻,我终于理解了父亲,那看似是一个瞬间的决定,可作为一个参加过40多场战斗、抓捕过130多名犯罪嫌疑人的警察来说,这样的抉择,一定在他心里有过上百遍,他随时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在后来的许多个夜晚,我都在想,如果父亲知道我做出这样的选择,也一定会为我感到骄傲吧。”
阿斯哈尔在部队的这些事从未和母亲嘉娜提讲起,越是不讲,嘉娜提越是挂念,她从新疆来到部队探望他:“他的变化很大呀,原来那么内向的孩子,现在和战友们在一起聊天,谈吐变成熟了,夜间常常紧急集合,一吹哨子,他几分钟就把衣服穿上跑出去站队了,做什么事情都很有耐心、很坚毅。我心想,当时不让他去的话,我还看不到这些嘞,我为他骄傲。”离开部队前,嘉娜提告诉儿子,以后做什么决定都不用再征求她的同意,妈妈永远支持他。
2021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勉励阿斯哈尔·努尔太等八名南开大学入伍学子,肯定了他们一年来在部队的淬炼,并希望他们把忠诚报国、担当奉献作为毕生追求,为实现强国梦强军梦贡献力量。
2021年12月,阿斯哈尔获评武警蚌埠支队年度十佳义务兵;2021年6月被中宣部、教育部联合表彰为“全国最美大学生”;2021年6月,阿斯哈尔光荣地成为中共预备党员。
再次入伍
2021年9月,阿斯哈尔等南开大学八名学子退役返校继续完成学业,他们积极参加各种征兵宣传活动,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激励同学们携笔从戎报效国家。
为了让阿斯哈尔重新适应校园的学习生活,学校各级专门制定了成长培养计划。阿斯哈尔在学业上遇到了点困难,尤其是英语、计算机、国际法成了他的短板。一方面,任课老师在课后给他做单独辅导,另一方面,他把在部队能吃苦、能打硬仗的劲头带回到了学校,有时在宿舍楼的开放空间里学习到深夜两三点。“他的学习成绩是比入伍之前有提高的,很欣喜能看到他的成长。”法学院辅导员周敬文说。
进入大四后,在周敬文的鼓励下,阿斯哈尔参加了今年3月校园双选会,当场就有2家央企给了他offer。但周敬文知道,阿斯哈尔一直心心念念地想重返部队,还想成为一名反恐战士。
阿斯哈尔一直关注着部队征兵信息,今年是实行一年两征的第一年,他想以大学毕业生的身份再次应征入伍,不巧今年刚好超龄。他又瞄上了军队文职的招考,正在积极备考时,一条信息的发布给了阿斯哈尔新的希望——2021年军队首次从“双一流”建设高校或“双一流”建设学科的应届毕业生中直接选拔招录军官。
得到这个消息后,周敬文和阿斯哈尔一起在各军种直招网站上一个一个地筛选,从晚上10点筛到了凌晨2点,最终,阿斯哈尔报名参加了武警新疆总队指挥管理岗的直招遴选,决心在父亲牺牲奉献过的热土上再续忠诚,也再次以实际行动完成习近平总书记当年对他们提出的期望和嘱托。
在此期间,曾有两位新疆武警的军官到南开大学考察,阿斯哈尔和他们有过简短的交谈,正是这次谈话更加坚定了他重返军营的梦想:“他们是边境线上做执勤和侦察工作的,他们的伟大不为人知。我觉得我们现在不是处于一个和平年代,而是处于一个和平的国家,我想像他们一样守卫人民,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
第一次向父亲敬礼
今年5月,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的邀请下,阿斯哈尔和母亲嘉娜提一起去参观了公安厅举办的英烈展,当看到自己的父亲努尔太·艾尼瓦尔别克的照片时,阿斯哈尔第一次郑重地向父亲的照片敬了一个军礼:“我希望继承他的事业,和父亲以这种形式面对面,就是接力棒的交接。”
嘉娜提又一次没有控制住眼泪,几十年间的酸甜苦辣涌上心头:“我心里想,你看到咱们的儿子了吗?他长大成人了,我终于给了你一个交代。”

八一建军节 听一听这位南开学子的从军报国故事

阿斯哈尔等南开入伍大学生的故事也影响着本市各高校学子,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响应习近平总书记号召投身火热军营。据天津市征兵办提供的数据,我市大学生征集比例逐年攀升,今年上半年已超过91%。截至目前,下半年大学生报名人数已达8400人。报名人数还在持续增长。
就像阿斯哈尔·努尔太所说的那样:“我们现在不是处于一个和平年代,而是处于一个和平的国家”,或许,就在此时此刻,为了人民和平幸福的生活,正有无数名战士选择为我们负重前行。
今天是八一建军节,让我们向中国军人致敬!
更多采访故事请点击:
天津日报:青春无悔 淬炼成钢── “最美大学生”阿斯哈尔·努尔太从军报国故事
原标题:《八一建军节 听一听这位南开学子的从军报国故事》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