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传染科护士郭梦冉
发表时间:2020-02-14 作者:211大学网

有这样一对母女:母亲韩石莲是北京市延庆区旧县镇盆窑村妇联主席,女儿郭梦冉是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传染科护士。韩石莲说:“梦冉之前一直没有跟我说她要去武汉,走的那天才知道,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但我支持女儿工作,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就该在这个时候冲上去,做母亲的就是希望她注意安全,平安归来!”

目前,已有北京市属医院136人,在京委属委管医院两批787人奔赴武汉参与医疗救援任务。郭梦冉只是这九百多人中普通的一员。她的日记,没有华丽的语言,没有激昂的文字,有的只是对父母家人的担心,甚至还有作为普通人对死亡的惧怕。但正是这种对生命的敬畏对亲情的思念,共同构成了支撑她日常参与救援,救病人于危难的不灭信念。也正是有千千万万的郭梦冉奋战在救援一线,才给了我们与病毒抗争的必胜信念。千百年来,历史数次向我们证明,人类的伟大,在于敢于直面残酷的现实,明知艰险而为之的种种努力。下面,请与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份真实的战“疫”日记。

2020年1月25日 大年初一 夜

这注定是一个不寻常的春节。与亲人离别,我在头脑中已经预演了几十遍,我觉得自己足够坚强,但当离别真的到来,看着嘴上不说心里却在为我担心的丈夫和父母,抱着在怀里撒娇的宝宝,我还是忍不住泪如雨下。大灾面前,总要有人站出来,何况我是一名党员。命令已下,临危受命,我必须一往无前,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努力完成任务,只盼平安再相聚。

2020年1月26日 大年初二 夜

凌晨,医疗队到达湖北中核国际酒店,收拾完毕已快一点了。为了让我们得到喘息,领导指定休息到十点半参加正式培训。来到这里,心里顿时踏实了。很多人问我,你害怕吗?我说我不害怕,我只是害怕离别,害怕家人和朋友的担心,害怕他们每天在家里无时无刻不在紧张我的情况。我现在担心的只是物资不够,我不怕牺牲,只怕子弹不够充足。地坛培训人员问,你们知道现在感染的数字吗,无人回答。武汉这里的医护已经进入疲惫期,所以我们来了。

2020年1月27日 大年初三 夜

感染科的三位孩子妈妈没有一个通知自己的爸爸妈妈,因为怕他们担心,也害怕离别。在我出发前的时候回老妈家看看爸爸妈妈,抱抱五岁的儿子,亲亲儿子,儿子很开心,我笑的终究是有些勉强。毅然转身,踏上了去武汉的路。但我却把担心留给了父母,亲人。到了武汉,给家人视频,姐姐哭了,婆婆哭了,爸爸妈妈哭了,老公认为踏上战场,我很光荣,也很荣幸,给了我很多鼓励,告诉我这就是你的职责,但我离开后老公嗓子就发炎说不出话了。给朋友看到我的朋友圈,瞬间落泪,都觉得我很勇敢。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保护好自己,注意安全。我笑脸回应,你们看我是多么光荣,代表国家队来支援。请你们放心。

来这第一天,我们没有为吃穿用度发愁,国家、医院给了我们充足的后勤保障,忽然间我觉得我就是换一个地方上班,踏实工作就好。白天接受培训,我们至少要上好子弹才能上战场,不能成为盲目的工作者和牺牲者。严格的培训,反复的练习,才让我们能够安全回家。我们会视所有人为确诊对象,做好双向防护,保护自己和他人,不给自己找麻烦,也别给其他人添堵。

2020年2月4日 立春 夜

今天立春,春天已经来了。从北京离家已有10天了,我没有害怕、畏惧、恐慌。因为我本就是感染科的护士,虽然科里不收治甲类传染病,但平时我们也会面对不同原因发热的患者,日常均会采取防护措施,在医疗操作的时候也会注意防止交叉感染,更不用说现在有着更为严格的防护措施。 在疫区工作虽然比往常风险更大,但投入工作后,一项项操作、一个个病人、一圈圈巡视,已经忙得忘了时间。我们不仅要穿着厚重的防护服扎针输液,也要为不能自理的患者提供生活照顾,还要为焦虑的患者做一些心理上的疏导,来平复他们不安的情绪。每天在忙碌中度过,常常想不起今天是几号,是星期几,只记得接受命令准备出发的日子:大年初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