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种身份诠释军医本色
发表时间:2019-05-20 作者:211大学网

2015年03月03日 星期二

中青在线

    往期回顾

三种身份诠释军医本色

   新闻列表   返回目录   中青报系    
  

“雷锋在身边”上海杰出青年先进事迹报告会宣讲内容摘要 三种身份诠释军医本色

《 中国青年报 》( 2015年03月03日   05 版)

三种身份诠释军医本色

 
 

苏佳灿,临床医学博士,材料学博士后,副主任医师,副教授,韩国仁济大学客座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创伤骨科副主任,党支部副书记,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曾获上海市十大杰出青年、总后勤部十佳院校教学标兵、总后勤部十大爱军精武标兵、感动长海十佳人物、全国高等医学院校教学比武竞赛一等奖、上海市高校青年教师教学比赛一等奖、上海市育才奖、上海市银蛇奖、上海市卫生系统优秀青年医学专家。第一完成人获2项全军教学成果一等奖,是第二军医大学最受学员喜爱教员、雨善课堂学生投票第一名。主持17项省部级以上课题1000余万元(含国家自然基金3项),发表论文100余篇,SCI 30余篇,授权国家专利22项,主编10部专著。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军队医疗成果二等奖、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等。担任中国医师协会全国医师定期考核骨科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全军创伤委员会委员、上海市创伤学组委员等。

-----------------------------------------------------------------------

军人、医生和教师,是我从小的三个梦想,也是我人生的三个角色。

20年前,当我以福建省高考理科状元的身份,面对人生最重要一次选择时,我毅然放弃了清华、北大,选择走进第二军医大学,做一名人民军医,只为穿上军装,穿上白大褂。

20年过去,我已从一个懵懂少年,成长为一名在创伤骨科领域崭露头角的青年专家。20年里,我为上海这座城市留下了近1万例手术、10万人次门诊的服务成绩单,以及一个个至今仍历历在目的重大交通事故抢救经历。

我博士毕业,留在了长海医院工作,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我,做过很多高风险的工作,以至多年后,有人紧紧握着我的手,声音仍然有些哽咽。7年前,我晋升为长海医院最年轻的副教授,就在那时,举国震惊的汶川大地震发生了。我主动请缨,义无反顾地加入了医疗队,去了四川。20余天,我走遍了医疗队周围的每个村庄,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每天做的事除了手术、手术,还是手术,心里时刻想的除了救人、救人,还是救人。为期三周的抢救任务结束后,刚回到上海的我,还没来得及停歇,就被医院指派,担任抗震英雄刘冬的主治医师。

刘冬是转送到上海伤势最重的一个伤员,而且是唯一的一名军人。为了救战友,他被倒塌的屋子掩埋,救出来时已是重度挤压伤,送至长海时已是危在旦夕。我亲自承担起了刘冬的一线救治任务,24小时吃住在值班室。100多个日夜,51次全院会诊,30多次手术,刘冬每一次从昏迷中醒来都让我兴奋不已。出院时,他的一句话让我落泪,“谢谢你一直陪伴我、鼓励我,我们是兄弟”!

去年,我成为长海医院创伤骨科副主任。一天,我接诊了一位105岁的罗阿婆,她不慎摔倒,股骨粗隆间骨折。先后转诊了数家医院,均因手术风险太高而放弃手术。而我深知,对于高龄老人髋部骨折,放弃手术就等于放弃生的希望。我的奶奶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去世的,我绝不能让这样的悲剧重演。把压力留给自己,把健康还给患者。我坚决地动员家属进行手术。综合考虑患者病情和一般情况,我采取了目前国际上最流行的微创技术,手术只用了半个小时,而术后仅4个小时,阿婆便可下地行走。后来我才得知,我创造了长海医院又一个纪录:建院以来年龄最高的手术病人!看到阿婆顺利推出手术室,我有点后怕,风险这么高,万一有什么闪失我怎么跟一个大家庭交待?可当105岁的罗阿婆五代同堂一起来到门诊特意感谢我时,我顿时觉得所有的坚持和担当都是值得的。

除了医生,我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军人。军人最重要的是奉献!军人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让我们在许多时候必须选择奉献。记得2013年8月,我服从上级指派跟随总后专家服务团行走青藏线,为沿线哨所官兵送医送药。如今,许多场景依然历历在目,3000里青藏线沿途都留下了我的足迹。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比送医送药更重要的是留下好的理念和技术。我至今难以忘记在拉萨总院骨科为一名外伤骨折患者手术的场景,当时强烈的高原反应折磨着我:连续的腹泻、喷射样的呕吐、半夜头痛欲裂无法入睡。什么都吃不下,只能间断挂营养液;动作稍大就喘不过气,停下来吸吸氧,但是我知道,不管高原反应多么强烈,身上肩负的任务还是要保质保量地完成。到了手术关键步骤,每完成一步,都是如此的艰难。每过一会儿,强烈的胸闷和剧烈的头痛都会迫使我停下来吸吸氧,休息一会。平时一个小时的手术我整整用了三个小时才顺利完成。当我圆满完成手术示范和带教,走出手术室的时候,手术室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这不仅是对我手术技术的肯定,更是对我意志品质的褒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