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与河南的校地情缘
发表时间:2020-06-19 作者:211大学网

  原标题:“豫”见厦大 古今佳话 ——厦门大学与河南的校地情缘

  


厦门大学与河南的校地情缘

  河南,中华民族的主要发祥地之一,九曲黄河,奔涌河南,16.7万平方公里的黄土地上流淌着中华文明的源远流长和博大精深,也承载着中部崛起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厦门大学,坐落在祖国东南沿海的一所世界知名大学,经历百年,为国家和民族培养了数十万高级人才,雄厚的学科优势、鲜明的办学特色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更使得她在中国的大学中亭亭玉立,优雅动人。

  有人说,想读懂中国,绕不开河南。事实上,要读懂福建、读懂闽南,更绕不开河南。中原文化与闽南文化有着强烈的亲缘关系,从西晋末年的中原“八姓入闽”到唐初陈元光的闽南“开漳”,再到唐末的王氏兄弟“入闽”,河南可以说是福建人特别是闽南人真正意义上的“老家”。


厦门大学与河南的校地情缘

  河南也是厦门大学的创办者、著名爱国华侨领袖陈嘉庚的祖地。陈嘉庚在他撰写的《南侨回忆录》中专设《河南是故乡》一目,言“余先祖原属光州固始县人,数百年前迁移福建……”。

  血缘上的同根共祖、文化上的血脉相连,让河南与厦大的“遇见”,具有了某种程度上的必然性,而随之而生的便是一段关于校地情缘的动人佳话。

  百年厦大中的河南人

  


厦门大学与河南的校地情缘

上世纪20年代,厦门大学动物标本陈列室之一

  在厦大近百年的历史长河中,留下了一批批河南人奋斗的身影。

  1921年4月6日,陈嘉庚怀抱教育救国、教育强国的宏愿,创办了厦门大学。建校之初的厦大求贤若渴、广纳贤才。一时间,名家云集、群贤毕至,这其中就包括河南开封人,著名动物学家、教育家,我国近代生物学的主要奠基人之一的秉志。


厦门大学与河南的校地情缘

秉 志

  1922年,厦大设立了“植物学科”和“动物学科”,次年春,改称植物学系和动物学系。1926年7月,秉志从东南大学受聘任厦大动物学系教授,并担任系主任。在正式入职厦大之前一年,就帮助厦大筹建了生物材料处,以助教学、研究之用。厦大校史中一份“1926年秋季关于各科教员每周授课时数调查”显示:秉志讲授比较解剖学实习、普通动物学演讲、动物胚胎学演讲、实习等课程,每周长达19小时,授课时数在所有受调查的文、理、教育、商、法各科几十名厦大主要教员中授课时数最多。

  厦大校史记载,“至1926年,‘厦门岛附近海洋动物的采集和分类研究’‘昆虫的调查与研究’‘中国白蚁种类的研究’‘福建林业的研究’等课题,及动植物标本之采集、制作、鉴定,均取得新的成果。1926年冬,动物系与植物系联合创办生物材料供应所,采集海洋、淡水及陆地之生物标本,以应国内外各学校及生物研究机构之需求,成为当年全国生物标本供应主要基地之一,对生物科学的研究贡献了力量。”

  秉志不仅是著名的动物学家,还是一名出色的教育家。他重视对学生的培养,并“严管+厚爱”对待学生。1926年,秉志在厦门大学做了一次主题为“生物学与大学教育”的演讲。在这篇演讲中,他除了深入阐述生物学的重要性之外,还对学生们“求学”提出三点希望:(一)当有诚恳之态度;(二)诸君选课,不可避难趋易;(三)将来欲专攻某学,当认定兴趣主义,视自己天性所最近者,选为主课。

  秉志生前曾在多所大学任教,在几十年里为我国生物学界培养了大批人才,其中成长为专家的数十人,直接或间接受过训练的学生逾千名。我国动物学界许多著名的老专家,如王家楫、伍献文、杨惟义、寿振黄等,都是他的学生,为我国的教育和科学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沧海桑田,情缘赓续。如今的厦大,仍有河南籍教工200余人,他们或在学术领域潜心耕耘、或在党政管理上兢兢业业,为厦门大学的建设、改革和发展默默贡献着青春、才智和力量:李庆阁,厦大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厦门市劳动模范,在新冠肺炎暴发期间,他带领团队科研攻关,成功研制新型冠状病毒RNA假病毒标准品、一次性使用病毒采样管、病毒核酸提取试剂盒及新型冠状病毒检测一体机,为疫情防控贡献了厦大科研力量;朱亚先,厦大化学化工学院教授、曾获厦大学生评选的“我最喜爱的十位老师”称号,在化学“苗圃”精心培育英才25载;王艳艳,厦大管理学院教授,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优秀青年基金获得者、福建省“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相关研究成果曾被美国会计学会审计准则委员会作为美国独立审计报告改革的证据支持,为在国际传播中国会计、审计实践贡献了力量;佳宏伟,厦大马克思主义学院青年教师、“全国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标兵”,在三尺讲坛给学生心灵埋下真善美的种子,引导学生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

  扎根中州大地的厦大人

  近百年来,在一批批河南人南下鹭岛、投身厦大建设的同时,也有一代一代的厦大人来到中原大地,扎根河南、融入河南、建设河南,为河南的发展和腾飞贡献了厦大智慧和厦大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