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PAcc考研二本学校想考到211、985学校有多难?
发表时间:2019-06-04 作者:211大学网

MPAcc考研二本学校想考到211、985学校有多难?

  专科 < 三本 < 二本学院 < 二本大学 < 一本 < 省属211 < 部属211 < 985 < C9 < 清北。粗略来说中国大学的层次大致如此,具体还得看专业,毕竟优势专业自觉相当于加一级。下文是小编整理出自知乎的文章,2017考生参考。

MPAcc考研二本学校想考到211、985学校有多难?

  失败就是一年,一年又一年,我见过三战C9疯了的,我也见过一战华五成功的。这个世界年轻人有三种——自不量力的、妄自菲薄的和自知之明的。前两种占八成,第一种占前两种的八成。

  本人二本大学,有幸寝室有两个11级电气的学长(已毕业)。全程见证他们两个考本专业211的经历,一个考华电(北京)的A学长,一个考河工大的B学长。

MPAcc考研二本学校想考到211、985学校有多难?

  A学长我学校电气系GPA第一,各种奖学金证书+竞赛证书(不是那种水水的校级竞赛),四六级全过,二级C,学生会干部。B学长普通一点,GPA系前10,得过很多奖学金。可能对于TOP的大神们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我们这种学校的学生来说,他们已经是最好的学生了。

  考研两学期,每天早上七点钟,A学长的巨难听的闹钟铃声在桌上响起来,然后A学长就像弹簧一样弹起来,飞身从床上下来,关掉以后,麻利地穿上衣服,然后看看昨晚写好的今日计划,然后迅速的洗漱完毕,把B学长叫醒,背起书包上自习。B学长和他一样,比他晚十分钟也就出门了。每天晚上B学长准时21:20左右回寝室,然后坐椅子上玩会手机,开始背单词。半小时以后,A学长回来(基本每次都是图书馆要关门赶回来的),然后给学嫂或者他妈打个电话,然后继续刷题到10:40熄灯,然后洗漱以后上床背单词……春夏秋冬,寒来暑往,风吹雨打,365天几乎从未间断。

  A学长对我说的一段话我至今难以忘怀,我问他们,如果万一没考上怎么办?(因为当时10月底的校园招聘他们两都没参加)A学长说,再想办法自己去找工作吧,妈妈身体不好,不想再难为家里供我一年,可能还会想考,但是也只能自己边工作边考了……我听完真的挺感动的,想想自己觉得自己真是羞愧难当。初试出成绩在寒假,A学长排前复试前百分之二十,B学长就比较尴尬了,复试排名并不太好。但是两个人不论怎样,都全身心投入到复试准备中,一直到复试结束回学校,他们第一次睡到了上午八九点。所谓苦心人,天不负,两个人双双考上。

  AB两个学长所在的电气系11级全系九十个人左右,七八成去考研,最后考上8个人,3个还是本校的。难度之大,可见一斑。

  很多人看心灵鸡汤,以为考研211.985多容易乃至C9并不难。那是你根本不知道期间他们经历过什么艰难困苦就敢大言不惭。我这里想说,大部分二本想考211.985沦为YY,这绝对不吹不黑,报录比普遍25%不到,其中很多考研的本身是211.985的,就算你进了复试,你拿什么和他们竞争?

  这就是鱼汤,食之有味,却忧鲠入喉。

  为方便大家评估自己,做个补充说明:

  工科和经管科是考研是各个学科最难的。工科里土建类和电信类又最难,经管科里金融类和会计最难。

  我校的层次大致是二本大学里相对比较好的,河北省怎么也第七、八(河北省只有八个拥有硕士研究生推免资格的大学,其中211两所)。

  我也想分享一下自己的经验,不知道能不能帮助同样是想逆袭的众多学子们,在这里我用了“逆袭”,因为考研对于我个人来说是一场几乎不可能胜利的战役,而相较于考研前后的我所获得的机会与资源而言,这的确是一场不折不扣的逆袭。

  我本科就读于一所双非的工科院校,而我学的专业又是我的母校的非主流专业--会计。老实说,我在大学期间从未获得过任何奖学金,而gpa也一直在后50%徘徊。回忆起来我之所以在大学期间没有像周围的学霸们那么努力的刷gpa,那么努力的学习的原因是因为我从内心里从未对我的现状满意过,而却不知道如何去改变。

  我是16岁考上大学的,而当时高中的我完全没有明白考一个好大学,会对我的人生有什么样的改变,一直就这么混混沌沌的度过了高中的三年,在高考成绩出来的那一天我突然发现,我不甘心就这么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上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但当时我的爸爸妈妈不允许我复读,他们听了太多的复读一年不如一年的故事,而我也没有弄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也就这么懵懵懂懂地来到了离家千里外的北方,上了一所从未听说过的大学,读了自己根本不喜欢的会计,可是在大学的这段日子里,我从未认为自己真正属于这里,我总是在社交网络看着我过去的朋友,同学分享自己在上交、复旦、清华的名校里的生活,好奇他们的世界是什么样的,羡慕他们能和诺奖得主们的近距离接触,能去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这样的世界名校交流,而我却在一所不知名的二本里每天除了睡觉,打游戏,就是去上那些考前老师会划重点,突击两天就能及格的课程,我感到自惭形秽,我嫉妒他们所拥有的机会,我觉得自己和他们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我既感到愤怒,却又无能为力,而为了逃避现实,我每天逃课,独自一人去网吧通宵,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这样我才能忘却心中的阴郁(幸运的是,我从没有挂过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