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大學生陳重私攜母上大學用孝心守護整個家
发表时间:2021-01-25 作者:211大学网

走進位於海口市瓊山區的海南工商職業學院,有個個子瘦弱,說話聲音很小,腼腆一笑是他常見的回應,口頭禪是“不覺得辛苦”的男生,這就是陳重私。他去年入選了2020年10月“中國好人榜”孝老愛親類的學生,目前就讀於海南工商職業學院,學習電氣自動化專業,在這個22歲的小伙子身上,究竟演繹著什麼樣的感人事跡?

在陳重私4歲的時候,父親就因病去世。11歲那年,因小兒麻痺症導致雙腿殘疾的母親,又不幸患上紅斑狼瘡,這讓原本並不如意的家庭雪上加霜。從那時起,家裡的重擔,落在了小重私的肩上。11年來,他不離不棄地照顧病母,“守護這個家”是這個少年最大的心願。

“他平時不會主動和我們提起他家裡的情況,但是同學們都知道。高三那會兒,他休學了一學期,我們都一度以為他要放棄學業了。沒想到第二學期他又重新回到教室裡,拼命讀書,認真學習,最后高考成績還考得比我好。”陳重私的高中同班同學羅成順說道,盡管重私從不開口談及家庭,但同學們都打心底裡知道,他是一個要強且自強的人。

考上了大學,學費問題又接踵而至,但這一次重私從未產生放棄的念頭,求人不如求己,申請助學貸款讓他得以繼續讀書。

為了照顧母親,陳重私放棄了省外求學的理想,選擇留在海南省內讀書,並決定帶著母親一起上大學。“一開始學校並不了解重私的情況,但是有一天,原本住校好好的他突然提出要辦理走讀,我們感到很奇怪,后面發現了他的家庭情況。學校也馬上提供了幫助,組織捐款,幫他減免學雜費減免,幫他找企業資助大學期間的學費,還給他提供了富余時間可以照顧母親的勤工儉學崗位,這樣一來,可以保証他能夠家庭學業兩不誤。重私這孩子,我同他溝通過多次,他每一次的回答都是‘我可以的’,因為他覺得這是男子漢該有的擔當。”海南工商職業學院信息工程學院黨支部書記徐玲在談到重私時一直連連點贊,徐玲表示學校老師們最關心的就是重私母親的病情、學業和兼職,有了企業每年資助的學費和生活費,也讓徐玲和學校老師們放下了心裡的一顆大石頭。


海南大學生陳重私攜母上大學用孝心守護整個家

李念伊 攝

“有了企業的資助,我不僅可以把助學貸款還上,還有富余的生活費,加上我平時兼兼職,我和媽媽的生活費是不愁了。平時媽媽看病,還有老鄉、農場和好心人士的捐款,我和媽媽心裡都很感激這些好心人對我們的幫助。”重私雖然還在讀書,但工作履歷卻很豐富。母親生病治療時,為了籌備母親醫療費和其他家用。為了照料生病的母親,他每天不得不出租屋、學校、工作崗位三點一線。

早上6點起床,做好早餐后趕去學校上課。中午回家做午飯同母親一起吃,下午沒課時爭取外出兼職,晚上回家給母親准備上熱騰騰的晚飯,就是陳重私年復一日的日常。

“我不覺得這樣的生活辛苦,但是難免會有無奈的時候。大一的時候,我媽媽病重住院,正值我們專業的計算機考試,但是當天我必須先去醫院幫媽媽辦理出院手續。從醫院趕回學校的時候,偏偏路上堵車花了將近兩個小時,我很擔心不能及時參加考試。因為趕到學校的時候,已經開考了一個小時了,但是很幸運,監考老師表示諒解,讓我參與了考試。”當問起有沒有覺得最困難的時刻,他搖了搖頭,他不僅成功出場了每一場重要考試,並且憑借著取得的各科優異成績,獲得了5000元國家獎學金。他把所有的苦都吞進肚子裡,以微笑回報這個社會。

去年9月,母親永遠地離開了他。如果我們不主動問起,他不太談起母親。重私脖子上的挂鏈與常人不同,引人注意,當被問起脖子上佩戴的挂鏈后,他表示這是母親很早幫他在廟裡祈求用來保平安的。盡管母親已不在身邊,但是身上的這條挂鏈,他一直戴著,一戴就是十幾年,從不離身,仿佛戴著它母親就一直陪伴在自己身邊。

現在的重私正在一家企業實習做著維修設備的工作,雖然忙碌,但是每個月能夠拿到兩千多的實習工資。“盡管我的家庭不幸,但是我人生很幸運,一路走來都遇到貴人相助。媽媽希望我以后能好好生活,面對那麼多幫助過我的人,我也會繼續學習,把以后的日子過好,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幫助別人,像當初他們幫助我一樣,將愛心傳遞下去。”對於以后的打算,他很陽光積極,不僅要留在海口好好工作,還要照顧好弟弟,好好生活。

在人生賽道上,每個人都需要跨越不同的坎,面對生活的碰撞,你毅然選擇了當一名堅強的“鋼鐵俠”。好樣的!陳重私,為你點贊!

瓊山區對於轄區內的“好人”高度重視,后續將組織街道和社區對重私的生活重點關注,及時慰問送溫暖,讓好人心不寒,好事做到底。

(海口市瓊山區委宣傳部  李思瑾、李念伊)

(責編:劉楊、蔣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