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科技大学“激光陀螺人”:跋涉在校园与大海之间(2)
发表时间:2019-12-30 作者:211大学网


国防科技大学“激光陀螺人”:跋涉在校园与大海之间(2)

袁保伦在查看某型装备。曾 佳摄

一年只干一件事——

在茫茫荒原中开辟出一条最便捷的路,所有的坚持都是值得的

别看袁保伦的2019年很忙碌,但他说,自己“其实一年只忙了一件事”,那就是研制某型激光陀螺惯导系统。

这件事做起来挺枯燥。对惯导系统来说,纠正误差的关键是算法,而算法设计是一项创造性的工作,“就像要在茫茫荒原中开辟出一条最便捷的路,有时候你绞尽脑汁也无能为力。”袁保伦负责的正是算法,冥思苦想最“魔怔”的时候,他在办公室一坐就是一整天,到了深夜才想起没吃饭。

袁保伦的办公室里放着一张行军床,这张行军床一次次陪着主人通宵达旦。今年,他研究出的10余种算法,全在夜深人静时诞生。

这一切,在袁保伦看来都是值得的。他一直记得,几年前,团队完成试验后的一台原理样机直接被部队要了过去,再也不肯归还,“想拆都不让我们拆”。前不久,海军某部的一位老士官又给他打来电话:袁老师,我们马上要执行重大任务,有更好的设备能借我们用吗?

“不是太拼,而是部队的需求催着我们往前赶,不得不拼!”袁保伦说:“事关战斗力建设的东西,别说一年,就是拼上10年也要尽快干出来。”

令他欣慰的是,今年,他主导研制的某型激光陀螺惯导系统“总算是成了”。那天,他凝视着我国“激光陀螺奠基人”高伯龙院士的照片,心中感慨万千:“老师,学生没有丢您的脸!”

此时,距离他第一次敲响高伯龙院士办公室的门,已经过去了整整20年。

他成为高院士研究生那年,激光陀螺创新团队历经长期攻关,刚刚实现激光陀螺工程化研制,紧接着便开始转向以激光陀螺为核心部件的惯导系统研究。于是,学理论物理的袁保伦被导师引向惯导系统研究方向,接过前辈的接力棒,一跑就是20年。

人生能有几个20年?又有多少人能像高速旋转的陀螺一样,驰而不息,一转就是20年?

20年干成一件事,袁保伦觉得很值得;20年只干一件事,袁保伦觉得新挑战无处不在。

新挑战来自部队一线的新需求。今年5月,某型装备小批量生产会议上,一位舰长问:这个维护方便吗,旧船能不能直接用?一位负责舰船总体设计的高级工程师提出:能不能让设备接口和既有船舶的协议兼容……虽然有些要求,最初的研制任务书并没有涉及,但袁保伦一一记了下来,作为下一步改进设计的目标。

从跟随导师高伯龙从事激光陀螺研究的第一天起,他就记住了一句话:“我们做出来的东西,是要用的。”

如今,他们的成果正在得到越来越广泛的应用。在今年的国庆阅兵中,有多型先进武器装备列装了他们研制的高精度激光陀螺。说到这里,袁保伦格外自豪:“我们没机会执掌大国重器,但我们能帮助它们行得更远、瞄得更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