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排行榜:理性地看,引導著排
发表时间:2019-12-30 作者:211大学网

原標題:大學排行榜:理性地看,引導著排

大學排行榜並不始於中國,它與SCI、ESI等指標一樣都是舶來品。我國自1982年出現第一個大學排行榜至今,現在每年公布的與大學有關的種種排行榜超過400個,僅世界大學排行榜就有50多種,其中一些排行榜已經成為社會衡量大學的重要參考和指標。

大學排行榜數量激增的背后是其關注度的水漲船高,它的火爆程度從每次US News、QS、THE、ARWU等大學排行榜發榜之日各方鋪天蓋地的宣傳可見一斑,有的高校甚至以某排行榜的位次進步作為階段目標。

但在火爆的同時,大學排行榜也一直爭議不斷,亂象頻生。這不由得讓我們深思,在〝以一流為目標、以學科為基礎、以績效為杠杆、以改革為動力〝的“雙一流”建設大背景下,行走於巨大需求和諸多責難之間的大學排行榜,到底應該怎麼辦?

大學排行榜“問題”不少

近年來,US News、QS、THE、ARWU等在全球具有一定社會影響力的大學排行榜越來越受到國內的重視,這些形形色色的排行榜基於不同角度,採用不同指標,設置不同權重,對大學進行或綜合或單項的各類排名,對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曾經起到了一定的積極意義,但在重視過度尤其是與經費等資源配置挂鉤后,其“指揮棒”光環所帶來的負面影響日益嚴重。雖然排行榜數量很多,但主要問題可以歸結為以下幾點:

第一,一些排行導向單一扭曲大學功能。我國新時期的高等教育承擔著人才培養、科學研究、社會服務和文化傳承創新等功能,其最重要的使命就是人才培養。但在很多大學排行榜中,人才培養所佔的權重少則5%,多則20%,這就意味著至少80%以上的權重跟人才培養沒有關系。反而以論文為基礎的科研指標佔了大頭,這等於用相對單一的評價科研機構的方式來評價功能多元化的大學,而一旦被當成評價指標,必然會背離大學的“初心”,扭曲大學的功能。

第二,不同類型大學無法一概而論。我國的高校發展層次和類型各有不同,承擔的任務和職責各不相同,高校的基礎條件和科研水平也各不相同,具有差異化的歷史文化資源、人才培養目標、定位、區位發展和學科與師資條件。所以用同一指標對不同性質的大學進行評判,必然會出現很大的誤差。

第三,不同排行榜標准各異。種類繁多的排行榜都有自己的一套指標系統,以QS世界大學排名和US News排名為例,除了以論文為主要代表的科研水平和同行評議佔了指標“大頭”外,在另外幾個指標上,QS強調了師生比、外國留學生和教師的數量、雇主印象等,US News 則強調了授予博士學位的數量。由於評估的指向不同,其指標和結論差異就可能很大。

第四,主觀性指標影響排名。QS等排名就曾因過多主觀指標和商業化指標而受到批評。有些國際排名機構為了配合中國市場,在極短的時間內推出了很多細分的排名,其質量可想而知。

另外,我國目前對排名機構的資質沒有過多要求,由於缺少規范,有的排名機構在基本條件都不具備的情況下, 看到了其中蘊涵的商機,商業利益成為推出大學排行榜的唯一驅動力。這類排名往往除了客觀數據,還加入了社會聲望以及畢業生就業質量等非客觀指標,其真實性和科學性可能存在問題。更重要的是,此類排名過多涉及商業操作,不可避免帶來客觀公正問題的非議,有些國內的大學排行榜還曾經爆出收“咨詢費”等人為操縱排名的事件,這對於一直處於輿論風口浪尖的大學排行榜的聲譽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當然,即便排除了人為因素,客觀上說,沒有哪個排名是絕對科學、完美和無爭議的。對一所大學的評價,就如對一個人的評價一樣,是復雜的,很難用一個完全量化的指標去衡量。

大學排行榜的“異化”作用

“雙一流”建設的目標是建設世界一流大學和建設世界一流學科。爭做一流自然是高校的目標,因此每當看到排行榜上的名次起伏,每所高校都不免焦慮。名次不僅事關大學的臉面,更涉及到政績、招生、經費和各種資源甚至未來在“雙一流”建設中可能出現的位置,而這種焦慮又被媒體以及社會公眾反饋無限放大了。

應該說,大學排行榜作為社會和大學一個參考角度,本身並沒有什麼問題,但是當其成為政府進行資源調配和經費傾斜的重要參考並將大學、學者一同裹挾進來的時候,它的破壞性就顯現出來了。

第一,急功近利。許多大學為了增加科研指標權重不得不採取急功近利的短期措施,它們為了提升在大學排行榜中的排名,給各個部門下達SCI、ESI數量的硬指標,有的學校甚至把行政人員、醫護人員都納入考核范圍,完成論文任務的高額獎勵,完不成的末位淘汰。這種簡單粗放的管理方式嚴重違背科研規律,給大學發展帶來了嚴重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