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一数学教授带课脑瘫旁听生7年多 助其“
发表时间:2019-05-07 作者:211大学网

兰州大学一数学教授带课脑瘫旁听生7年多 助其“

  兰州大学教授徐守军助脑瘫旁听生谢炎廷读到“博士”。图为徐守军(左)与谢炎廷(右)在研究课程。资料图片/受访者提供

  兰州大学有这样一个神奇组合:一位是拥有16年从教经验的教授,一位是因先天身体条件无法动手写字,却凭惊人毅力与对数学热爱走上“博士”之路的旁听生。

  3月31日,新京报记者从兰州大学党委宣传部证实,这位教授名叫徐守军,41岁,任教于兰大数学与统计学院;而这位特殊的学生,是患有脑瘫的谢炎廷,27岁。

  2011年9月,农村出身的谢炎廷作为旁听生,坐进了兰大数学学院的课堂。由于自小患有脑瘫,他的面部、双手、双脚严重畸形,无法像正常人一样说话、写字和走路。

  也基于此,站在讲台上的徐守军,注意到了这位从不记笔记,还“摇头晃脑”的学生。随着交流增加,“本科”毕业前,谢炎廷流露出想从师徐守军,继续做数学方面研究的意愿。对此,徐守军没有拒绝,“没有理由把一个对数学感兴趣的学生挡在门外”。

  就这样,谢炎廷在2018年9月顺利“硕士”毕业后,继续走上了“博士”之路。因为没有参加高考,也非正式学生,都是“靠兴趣一路走来”。

  谢炎廷的同学潘卓正读博士二年级,3月31日,他告诉新京报记者,谢炎廷走这条路特别艰辛,“困难都没法想象”,有时下雨天,上完课,他会和徐守军一起把谢炎廷送回家。谢炎廷的母亲十分感激徐守军,她常告诫谢炎廷,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

  徐守军表示,自己只做了件平凡的小事,“我是老师,我的职责就是带学生”。

  同出身农村 他就像我孩子一样

  新京报: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谢炎廷时的情形吗?

  徐守军:是在2011年9月,大一新生军训二十天后,上的第一节课,大概是星期二吧。我当时在讲台上就注意到了他,感觉他比较“特殊”,他看人时,都是“斜着”看的,你不仔细观察,会以为他在“逗你玩”。

  后来我了解到,谢炎廷是个旁听生,没参加过高考,他的手无法写字,只能画,做些选择填空之类的题。

  新京报:他上课时跟其他学生有什么不同吗?

  徐守军:其他学生可以做笔记,他只能专心致志地听、看,全靠脑子。

  刚开始上课时,基本上由他的妈妈、大姨接送。有时家长没来的话,很多老师或同学在下课后就把他送到电梯口。他在教学楼旁租了房子,不是太远。快吃饭时,如果他家里人还没来,同学就会送他回家。

  新京报:课后,他会主动与你交流课程内容吗?

  徐守军:刚接触时,还可以,比别人稍多点儿,我也会耐心解答,毕竟这孩子需要更多关爱。

  课程、学术的交流真正多起来,是2014年后半年,大三下学期和大四上学期,也就是本科生转研究生过渡阶段。那时已进入到数学专业课的学习阶段,思维就要开放一点儿,对那些更适合或有想法做研究的学生,我就会跟他们深度交流。谢炎廷就属于这种。

  新京报:后来你一直帮助谢炎廷,直到他“读到博士”?

  徐守军:与我个人性格有关。我也是农村人,都是从苦日子熬过来的,能体会到自己在需要帮助时别人伸手援助的感动。小时在农村收麦子水稻,天气若不好,全村都赶来帮忙,所以我父亲有时也会叫上我,看到谁家需要,就去帮忙。

  谢炎廷比普通学生需要更多的关爱,他属于社会的一分子。能为社会提供帮助、服务,对我来说是举手之劳,我为啥不做?

  讲句实话,后来因为接触多了,有感情了,他就像我孩子一样。先好好培养他,我对自己孩子是怎么做的,就对他怎么做。

  没学位证 靠兴趣和毅力一路走来

  新京报:谢炎廷是何时开始跟着你“读硕”“读博”的?

  徐守军:2015年9月和2018年9月。“读硕”“读博”都是加引号的,他旁听课程,以兰州社会青年身份上课,既然他对数学有兴趣,我就说“来吧,我把你当成正式学生,给你与其他学生同等的爱,甚至更多”。

  唯一不同的是,他没有学位证,一路都靠着兴趣走下去。他妈妈说,没跟我读研究生课程时,他像小孩子一样,要妈妈陪说话、陪着玩;后来教了他很多东西后,自己就钻进去了,会看一些文献。这点我还是很欣慰的。

  新京报:以前你有过其他类似旁听生吗?

  徐守军:没有,这是第一个。

  新京报:平时和谢炎廷是如何交流的?沟通默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