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师范大学:以“西部红烛精神”锻铁成钢
发表时间:2019-04-15 作者:211大学网

  红烛,人们常用来比喻和赞颂教师的崇高品质。西部红烛,是陕西师范大学的写照。扎根西部、教书育人,坚守担当、奉献祖国的“西部红烛精神”,诠释着陕西师大人的家国情怀。

  “建校70多年来,学校培养各类人才30余万名,其中约有10万名学生默默奉献在西部基础教育第一线。用忠诚、奉献和担当淬炼而成的‘西部红烛精神’,融入每一位师生的血脉中,成为大家共同的价值追求。”陕西师范大学校长游旭群深情地说。

  “坐着讲课,是对学生的不尊重”

  “我这一辈子,就是围绕文学做了读书、教书、写书3件事。”这是著名古典文学专家、文艺理论家霍松林晚年常说的一句话。从20世纪50年代起,霍松林在陕西师大执教了半个多世纪,先后培养20多名硕士和70余名博士。耄耋之年,霍松林被学校授予“杰出贡献奖”,他有感而发,写下“乐育英才浑忘老,秾桃艳李竞芬芳”的动人诗章。

  教授章竹君,六十载如一日,站着为本科生上课,从没有迟到过。这位看起来硬朗、乐观的老人,体内装着4个心脏支架,还患有严重的痛风病。一次,章竹君痛风发作,每走一步都十分痛苦和吃力。但到了上课时间,在助教的搀扶下,他还是一步步地站到了讲台上。学生们恳请老师坐着授课,章竹君却说:“坐着讲课,是对学生的不尊重。”他还说:“只要你在大学工作,只要你是教授,就必须给本科生上基础课,因为这是学校里面最重要的教学工作。只要我还能上,我就要继续上下去,如果我在讲台上倒下了,那就是我最大的光荣。”

  陕西师大家属区一间普通的书房里,堆满了线装书和资料。在这里,教授迟铎带领一支逾百人的团队,用28年时间编纂出《十三经辞典》。在一万多个日夜里,大家没有寒暑假、没有休息日,一字一字地抠,一词一词地磨。2017年,共计15册、3000多万字的辞典终于完成,而一心投入编纂事业的迟铎已满头银丝。

  “百人的编纂团队,只有紧紧攥成一个拳头,才能在中国文化的河流中执楫推舟。”说这番话时,迟铎眼中充满了坚毅。

  “时刻不忘自己的职责使命”

  “从走上三尺讲台那天起,我便坚定了一个信念:扎根山区,让自己所教的每一个孩子都能得到全面发展,成为国家建设和家乡发展的有用人才。”1983年,仰孝升从陕西师大物理系毕业,毅然回到家乡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教书。那时,许多教师都因环境艰苦、收入微薄相继离开。仰孝升也曾被西安多所重点中学和南方一些高校高薪聘请,但都被他谢绝了。就这样,仰孝升在山阳中学讲台上一站就是36年,矢志育人,无怨无悔。2007年,仰孝升被评为全国模范教师,“我时刻不忘自己的职责使命,把培养优秀人才作为自己的毕生追求,真正成为学生健康成长的引路人。”仰孝升说。

  “学高为师,身正为范。”88届毕业生程彩玲这样想,也这样做。从陕西师大外语系毕业后,她回到新疆乌鲁木齐八一中学执教,一干就是31年,带出了初、高中12届1300余位学生。2009年,她获得全国模范教师及巾帼建功立业全国标兵称号。她说:“西部红烛精神既是一种传承,更是一种双赢。因为我从学生身上体会到了获得感、幸福感。”

  70多年来,陕西师大所培养的优秀学子何其多,仅2007年国家实行公费师范生政策以来,学校就累计招收公费师范生2.6万余人,其中近90%生源来自中西部地区,占本科总人数的二分之一,占教育部培养公费师范生总数的四分之一。

  教教人之人,育育才之才。2011年,作为陕西师大首届公费师范生的王鹏,兑现自己的诺言,回到家乡陕西省洋县中学,成为一名高中语文老师。作为党员教师,2017年以来,王鹏针对3位建档立卡学生,多次走村入户,宣讲教育脱贫政策,了解学生家庭困难,辅导学生功课,指导学习方法。

  “不仅散发光热,更要传递火种”

  “我校来自西北的公费师范生多,毕业后大部分都留在了西部。”学校毕业生就业指导服务中心主任雒朝梁自豪地说。

  在西北五省区,上至省市重点学校,下至偏远基层乡村,无不活跃着陕西师大毕业生的身影。

  “教师锻铁成钢,育木为梁,教雏鸟飞翔。我愿像红烛一样散发光热,传递火种。”陕西师大第二十届研究生支教团队员陕翔说。

  “红色代表着对党和国家教育事业的忠诚,烛光凝聚着教师教育的奉献与执着。”陕西师范大学党委书记程光旭表示。近些年,学校创新教育引导模式,坚持立德树人,大力倡导和弘扬“西部红烛精神”,鼓励学生到基层干事创业,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建功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