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亟需趁热打铁
发表时间:2019-12-30 作者:211大学网

2019年有18家上市公司退市,创历史新高。在这些公司中,既有财务类、交易类、重大违法类等“强制退”,也有吸收合并、“出清式”置换等“重组退”,更有“主动退”,多元化退出渠道不断拓宽。

监管部门、地方政府、股东等各方由“不愿退”“不想退”“不敢退”,转为齐心协力、信息共享、共同化解退市风险,提高存量上市公司质量。

这是资本市场今年为落实中央“把好市场入口和市场出口两道关”重要指示交出的一份沉甸甸的答卷。

分析人士认为,随着监管力度不断加大、退市制度日臻完善,市场各方对退市在提高存量上市公司质量、优化资源配置方面所起到的积极作用逐渐形成共识。应以新证券法即将实施为契机,深入总结20年来退市监管的经验教训,吸收境外主要发达资本市场先进经验,结合前期科创板退市改革试点实践情况,尽快系统性地对退市制度进行改革。

A股“新陈代谢”常态化

上市公司退市在我国资本市场几经反复。在本世纪前10年,曾有几十家公司被强制退市。此后,因各种原因,A股公司退市几乎绝迹。从境外主要资本市场实践看,大进大出、吐故纳新、优胜劣汰是提高存量上市公司质量根本途径。

“与境外成熟市场相比,我国退市指标体系虽然相对完整,但效果始终不理想。”权威人士指出。监管部门今年开出的“药方”是保持定力、加强监管、凝聚合力、拓宽渠道。

一方面,对通过各种手段“保壳”的公司加大监管力度。例如,对一些上市公司在面值退市过程中忽悠投资者的行为果断出手。加强市场化约束机制建设,对违规公司绝不手软,避免信息不对称和道德风险。

今年A股市场化退市卓有成效。在9家强制退市公司中,有6家为“面值退市”,这是投资者对“垃圾公司”用脚投票的结果。随着监管力度不断加强,劣质公司可能将被市场加速淘汰。今年以来,“白马股”和“垃圾股”的股价走势也说明这一问题。

另一方面,监管部门今年加大与地方政府合作力度,主动向地方政府通告风险公司信息,支持地方政府对符合条件的公司通过重组一批、重整一批、退出一批等多渠道实现风险出清。

在多方共同努力下,A股退市效率快速提升。从今年这18家公司的退市情况看,有9家公司被强制退市,占比50%。有1家公司通过股东大会决议主动退市,占比6%。有8家公司通过吸收合并、重组上市、出清式资产置换等重组方式退市,占比44%。

退市制度改革卓有成效

近几年来,在现有法律框架下,监管部门持续完善退市制度,改革成效显现,为后续进一步深化改革奠定良好基础。

“一是建立多元化、市场化的强制退市指标体系;二是建立重大违法强制退市规则体系;三是建立健全主动退市制度;四是建立重新上市制度。”权威人士指出,从实际运行情况看,现行退市制度取得一定成效。市场预期不断强化,退市常态化渐入人心;退市指标不断优化,制度体系日趋完备;交易所落实退市主体责任,重大违法强制退市运行平稳。

2019年,在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背景下,相关退市制度的出台使A股市场生态发生新变化。“科创板设立财务、交易、规范、重大违法四大类退市标准,改变了以连续亏损为中心的退市指标体系,而是将清除‘僵尸企业’和‘空壳公司’作为着力点,并重点突出市场化程度最高的退市标准——交易类退市标准的作用,充分尊重投资者话语权。”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科创板退市制度示范效应渐显。

新证券法28日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闭幕会上表决通过。“目前,如何围绕科创板退市制度改革总结、完善、推广相关经验,是明年要着力开展的重要工作。如果科创板相关经验能在A股其他板块落实,相关配套法律制度修改基本完成,那么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将更进一步。”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联席所长赵锡军表示,随着A股发行上市常态化,退市制度改革理应同步推进。

改革亟需趁热打铁

分析人士指出,尽管退市制度改革取得阶段性成果,但受制于市场结构、发展阶段及配套基础制度等因素,目前仍需进一步进行改革。随着新证券法出台,退市制度改革已获得根本授权,亟需趁热打铁。

“以净利润为核心的财务类指标易被操控,且并不能完全反映一个企业的优劣,退市流程过长;暂停上市制度需进一步完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机制需进一步优化,风险警示制度需予完善。”深交所有关负责人指出,目前,我国退市制度在自身规则体系优化、相关配套制度完善和整体市场环境净化等方面仍有较大提升空间,应统筹规划、逐步优化退市制度及相关配套机制。